900x120banner1
900x120banner2

羅量命運科學~八字精讀E001

為貝多芬的天才定格

貝多芬是十八世紀德國一位偉大天才音樂家,他的古典音樂未必人人欣賞過,但他的鋼琴奏鳴曲「給愛麗斯FurElise」、第五交響樂「命運」開頭的四個音符「燈燈燈鄧」、第九交響樂的最後樂章「歡樂頌」等旋律,人們都耳熟能詳。

我找來這位二百多年前出生的外國古人,目的是印證子平命理的科學性,以及無一不中的徵驗性。在這個課題上,「定格為先」更是整個研究的重點環節。我們須在已知年月日三柱的基礎上,按一個天才八字格局所具備的條件,找出他的出生時柱,然後用原局和時運,進行嚴謹的印證,研究的結果將會告訴我們,這位二百多年前出生的音樂天才,他的貴賤窮通、禍福吉凶、衰旺應期,是否同樣受到八字時運的支配。

1770年12月17日,貝多芬以「Ludovicus van Beethoven」之名受洗,在當時德國的基督信仰中,嬰兒須在出生的翌日領洗,因此,貝多芬的生日是1770年12月16日,出生地點在德國波昂(波恩)巿。

雖已知貝多芬的出生年月日,但仍不足以排盤論命的,因此配一個符合命理、符合他貴賤窮通的時辰,是進一步研究貝多芬八字的起步功夫,在未見到十神和大運之前,我會先以早子時試一試。

先以早子時輸入「八字天機」排出帶有十神和大運的命盤,由生日順數至未來節(一月六日小寒節)共二十一日,每三日相當大運一年,三除二十一得七年,即8歲起運。

時辰的配置

現已確立了貝多芬八字的年月日三柱,以及十柱大運,還餘下時柱是未知數。選取不同時柱,可以改變八字格局的旺弱專從,但由於日主和月柱已固定了,因此,命盤中的十神、大運排列次序,以及起運年歲,是不會改變的。

八字時柱的配置,影響格局旺弱專從,間接影響十神的喜忌。貝多芬是一位音樂天才,按子平命理,顯發才華的十神有兩類,身弱或專旺的命格是正印、偏印;身旺或從格的是傷官、食神。

根據原局四柱的透干十神,以及大運頭四、五柱的十神星情,我們首先得到一個十分肯定的結論,貝多芬的命格只能身弱,因為頭四柱大運透干的己、庚、辛、壬,分別是官、卩、印、比,都是身弱或專旺的喜神,尤其頭三柱透官卩印,恰恰就是顯發才華的十神。至於原局的年干,也透庚卩,因此現在的目標是配一個令八字身弱的時柱,那就是貝多芬的天才格局了。

雖然專旺的喜忌與身弱相同,但原局月柱透殺,又年日支坐寅(食才殺),即使子劫居月令(陽刃格),但只可旺或弱,而不可能專旺。現在,我們的目標是配一個令格局身弱的時柱。同時因年月日三柱,代表才華的喜神只有年干孤露無根的庚卩,明顯不足夠,因此,選配的時柱須干支都見印。十三個時辰中,庚子、辛丑、庚戌、辛亥四個時辰都透印,但只有辛丑和庚戌支藏印。只透印而沒有根的,不可能是天才命,因此,只有辛丑和庚戌進入遴選。

最後,我選了庚戌。因為庚戌同時與寅拱了兩個財局,當大運交入甲午,午填實兩個拱財局而成實局,並招重財破印、重創用神之凶,貝多芬就是這個大運逝世的,如果時柱換了辛丑,財局會不成,剋印的力也就大大減少了。

定格分析 似強還弱
這個八字是否貝多芬的呢?印證的方法是對照他的貴賤窮通,以及生平的事蹟,只要其人的歲運衰旺符合子平命理的剋應,便可以百分百肯定這就是貝多芬的八字。

壬水日元,生於子月,古稱「陽刃」格。以三審定,得令、失地、得勢,二得一失,似身旺。但以較量定,殺透一藏三,卩透二藏一,殺強;日主壬坐寅中食才殺,皆剋泄耗日主;又子劫被蓋頭及左右二寅夾耗,氣散力弱,故定格身弱。

天才橫溢 聲名顯達
身弱喜印劫,干透二卩,亦喜官殺。天干二庚卩通根戌中辛印之外,尤得戊殺貼身生助,正合「何知其人吉,喜神為輔弼」之吉格條件,殺印相生在此雖非功名顯達,也確實應了「聲名顯達」。貝多芬天才橫溢,名垂千古,有「樂聖」之尊號,八字格局早有舖排,半點不假。

1783年,貝多芬七歲,在他老師奈弗的宮廷樂隊,擔任羽管鍵鋼琴演奏手,在他的音樂路上,奈弗給予貝多芬無窮的原動力。不過,父親和老師只是助緣,他的天份和成就,不是在原局已經顯露無遺了嗎?

月令陽刃 並不孤獨
局中子劫守月令,入陽刃格,但貝多芬並非古歌所云:「陽刃建祿,居無祖屋,刑父剋妻,少壯孤獨。」他生於小康之家,父親約翰是一位唱詩班男高音,酗酒後脾氣變得暴燥,但望子成龍心切,他不諱言要讓兒子成為莫札特(1756年奧地利出生,年長貝多芬十四年)第二。貝多芬四五歲便在父親的嚴苛訓練下,表現出音樂天份,父親喜歡在朋友面前讓小孩子表演助興,贏盡掌聲。

有關貝多芬生平的故事大都提及,他的父緣薄、母緣深。但我不認為這完全可以由他八字喜印(母)忌財(父)反映出來。這種二分法簡單易明但未必準,在父系社會家庭的角色分配中,父親較嚴肅而母親較慈愛,古云:嚴父慈母是也。這種喜忌二分法有一個死穴,難道身旺喜財忌印的人,一定父緣深、母緣薄?身弱的人便一律父緣薄母緣深嗎?

子平命理有以月令之喜忌斷父母貴賤之法,貝多芬月柱干透戊殺,支坐子劫,二者皆喜神,若簡單斷言貝多芬父母有官貴並出身富裕之家,便與事實不符。父親約翰並非貴族出身,只不過是樂團受薪者,母親出身亦不顯貴,是宮廷廚師的女兒。

真神得用 未嘗富有
月令子劫,身弱劫比,主要的星情是財富。古人將居月令的喜用神稱之為「真神得用」,意思是位於月令的喜用神比起位於其它位置的有更高的效益云云,但這只說對了一半,因為,我們還要看子劫受到相鄰干支的生剋,才能判斷它的好壞吉凶。貝多芬的子劫雖然居月令,但受戊殺蓋頭,左右又被兩寅(傷財官)夾住而遭泄耗剋,且無印貼子劫生助,可見這個唯一主財的子劫失氣,不但不是富裕之斷,而且還因被泄耗剋而有財帛捉襟見肘之弊。

事實上,在貝多芬一生中,窮困的日子並不少。少年十二歲時父親失業,被迫輟學,賺錢養家。二十三歲,到維也納跟海頓學音樂,生活非常結据,吃得不飽,住的地方很簡陋,直至他的樂曲受到貴族賞識,生活才安定下來。四十八歲交入癸巳大運,合財坐財,大耗子劫,因耳聾日益嚴重,演出和寫曲減少,生活又出現緊絀。縱觀貝多芬一生財運,受到子劫被剋泄之累,窮的日子多,富的日子少。分析貝多芬原局殺卩劫三種十神,名重利輕,與他的生平際遇完全吻合,分毫不差。

運衰偏逢貧病侵

耳疾纏擾 有理可尋
貝多芬八字的唯一子劫水,是代表財富的喜神,同時子中的癸水又主腎。中醫理論認為,「腎主藏精,開竅於耳」,二者五行同根,故子水受損,發病於耳。貝多芬1774甲午年五歲時患中耳炎,學者認為當時處理不善,留下禍根,是導致日後失聰的隱性原因。我們從這一年的星情清楚看見,午火入命,填實兩個寅午戌會財局,財火重剋印金、大耗子水,子水主耳,應在耳疾。

1796丙辰年,二十七歲,事業騰飛之際,貝多芬出現了耳疾的先兆,他說:「常常聽到耳朵裏發出低鳴和呼嘯。」

人生盛年 交入衰運
三十八歲壬辰大運,比坐半比,貝多芬作曲得到貴族賞識,收入豐富,與格局及大運星情完全吻合。可惜到了四十八歲,交入癸巳運後,貝多芬的聽覺逐漸喪失,影響創作,作曲出現低產期,直接令他財困重現,加上年事漸長,婚姻無望(終生未婚),面對孤寂,情緒走入谷底。

癸巳大運,癸戊合才透干,得巳中丙才引化,強財入命之外,更逢天干通關用神戊殺被合去,連消帶打,形成二才剋二卩局面,用神庚受傷矣。地支子劫亦不能幸免,原局大運巳寅寅戌四支,滴水全無,子劫形單隻影,遭剋泄耗,亦受傷矣。貝多芬四十八歲衰運纏身,其實在歲運流轉中早已排定,知命者深明此乃來自天地人連線之束縛,逃不掉;不明者身不由己,唯有徒呼奈何。

1818戊寅年,戊再合癸化才,強財再攻,耳疾再惡化,他只能用「談話冊」跟別人溝通;

1819己卯年,合財補根,貝多芬五十歲,聽覺完全失去,無法繼續指揮和演奏。

1820庚辰年,當喜神卩坐半劫入局時,他對命運的怨氣慢慢平復,他又繼續他的創作。他這段日子的作品,被樂評家劃分為貝多芬音樂風格的第三階段,它的特點是不再默守繩規,不太注重作品是否諧美、和音是否可行,規條已經不重要,一切都遵從他腦子的直覺構思而非耳朵的聆聽效果,他的晚年作品顯得內向反思、深邃,其中弦樂四重奏、三首鋼琴奏鳴曲(、、)、《莊嚴彌撒》和《第九交響曲》,規模變得更宏大,他有意將樂章之間相互交叉,同時他又在試驗新的音響效果,但他已完全無法親身聆聽他作品的實驗效果,即使是一個小段的樂章,甚至一個音符。

貝多芬原局主管天才的喜神印雖然透二通一根,但有殺星貼生,即使行忌財運而耗了子水劫星,但對喜印而言,並無太大傷害。癸巳大運十年,財火強,印亦不弱,財力不足剋死庚卩。不過子水劫便沒有那麼幸運,在財生殺回剋之下,庚卩又未能貼身護劫,因此令子劫受創,貧病交煎,困擾十年之久。

命好敵不過運凶

虎馬犬鄉 甲來成滅
貝多芬五十八歲離世,令人握腕嘆息:「為甚麼凡天才都那麼短命似的!唉,我寧願做個平凡人,也不要做天才啊。」

你以為天才一定短命的嗎?

天才和短命,並沒有絕對的因果關係。就以貝多芬的老師,奧地利交響樂之父海頓為例,他生於一七三二年三月三十一日,終於一八O九年五月三十一日,享年七十八歲。因此,貝多芬英年早逝,以及大半生失聰,並非因為他的音樂天份造成,八字時運,才是元凶。

1827丁亥年,交入甲午大運,五十八歲,大運甲午入局,會成寅午戌火印局。

「十干性情歌」有一句形容丙火喜忌的話:「虎馬犬鄉,甲來成滅。」它雖然指的是丙火性情,但背後泛指木火之特殊五行物性,會了寅午戌火局還要見木才會熾旺。

在貝多芬逝世時運九柱同參當中,我們找到木火會局相生,重重回剋用神金印的星情,顯示出當時歲運凶星雲集,大運甲午,午入局會成「虎馬犬鄉,甲來成滅。」逢丁亥年,又進木火;癸卯月,合火坐合火;日時乙亥和乙酉,金木再入局,經過量化(附圖),可見用神金印受到重剋,此刻,貝多芬跟天地的連線中斷了,他的生命也就無聲無息地結束了。

1826丙戌年,癸巳大運的最後一年,歲運強財火入局,重剋用神庚印金,貝多芬的健康已經多番出事。起初是一次跟兄弟爭吵後回家,在路上著涼;十二月,與侄兒相伴旅行格內森道夫之時,又得到肺炎;不久,驚聞侄兒試圖自殺,情緒大受打擊,令健康迅速惡化,並引發了潛伏的肝腸疾病。在最後關頭,醫生為他的肝硬化做了四次手術,但已藥石無靈。1827年初,貝多芬立下了遺囑,為自己的一生劃上了休止符:「我只希望自己能給這個世界一些美好的音樂,然後就像一個老頑童一樣,在各位體面的先生面前,了結塵世上的事。」

我們討論「定格為先」,是要印證子平命理的正宗法門──只要先把格局定準,循序漸進,分清喜忌,捉住用神,然後以生剋斷事,那麼,人生的吉凶禍福、貴賤窮通,便在八字中一一呈現,無一不中。我們之前從貝多芬的原局四柱中找到了天才結構,又對照過他生平事蹟與歲運的驚人吻合,現在,面對他的早逝,是否也在八字歲運中早有預示呢?他的早逝,是天妒英才,還是歲運可計算的凶應呢?

羅量「點算八字系列」第20部作品。
天才的形成,先天遺傳和後天環境同樣重要。
羅量收集了古今中外一百位天才的八字,
並對他們的出身背景、父母、
教育及人生經歷,進行系統的、前無古人的、
科學的排比分析,終於,
從紮實的研究中,找到他們在八字上的共性。
研究結論是:天才的形成,在嬰兒八字中。

羅量
Share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